尬聊一号机

一直很安静(小满单相思)

   我叫小满,全名已经不甚记得了。印象里好像没有人唤过我的名字。甚至小满这两个字我都不知道是从何时起竟成了我的名字。


  我特别喜欢从那人口中念出的我的名字,小满。不过大概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听到了,


  大概没有多少人知道我,毕竟和那几人相比,我丝毫没有让人注意的本钱。哈,一声苦笑简直要脱口而出,可是到底还是留在了心里,他们有他们的耀眼夺目指出,我小满也有自己的刻骨铭心,这大概是我唯一珍贵的想死守着不放的珍宝。


  大概是人快要不行了,所以对于过去的事情都记得清楚。就连儿时的记忆都历历在目,之前还以为自己忘了的,想不到还记得。记得也好,这样心里就能够不那么空了吧。


   我年纪不大,与我喜欢的那人相比,我也是小的。和他喜欢的那人相比我也是年纪小的那个,现在我就要离开这么没什么特别值得留恋的世界,他们二人在我知道的地方安静幸福的生活,大概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结局了吧。


   我的爱情开始的很早,真要说起来比另外一位更早,可这感情我从来没有说出口,我爱着的那人也并不知道,又或者他是知道的,可他那样的人,表面上看起来没心没肝的实际上是滴水不漏的人,就算是他知道了只要他不说,那么别人无论如何都不会知道。


   我曾经偷偷的和他喜欢的那位比较过,结果自然不用说,自然是根本就没有比较的资本,这一点我是明白的,从懂得这段感情开始,我就知道我爱着的人不是我能够留得住的人,


   老九门,大概所有人都听说过。里面的任何一位,都不是我能够比的上的,从任何方面都是,


   可偏偏我喜欢的那人是九门中的一位。他是九门中的八爷,是神算子,这个词被外面的很多人误解,江湖骗子,臭算命的,这些词而经常被加在他的身上,直到后来八爷喜欢的人出现。


   我从十几岁起一直跟着八爷,之间的日子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噩梦。那些事情没有再提起的必要,因为无论是苦是甜,是哭还是笑,我都是独自一人经历。


   后来遇见八爷,我的日子简直像是上了天堂一样,每天都过的像梦境一样。所以我拼命的做好每一件他交给我的事,拼命的想要再努力一点,这样齐府就好像只有我们两个人生活一样。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后来八爷被日本人带走。当时的我不是没有反抗,只是纵然遍体鳞伤,我终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带走,却不知向谁求助,原来我的世界只有八爷一人,从始至终。


  幸好八爷回来了,尽管到这一身的伤,但是只要他还活着,这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伤口终究有愈合的一天,可是慢慢的我见到八爷的时间却渐渐的减少了。


   那个人称佛爷的人经常会不分时间地点的叫走八爷,尽管不像让他走,可是我却没有任何阻拦的理由。呵,我是他的谁,这话我自己都说不出口。


   八爷身上的伤口在佛爷细心的照料下,愈合的非常快。我却忘记了我自己身上的伤口。齐府里并非没有上好的上药,可是我却不曾动用一星半点。并非是齐府对我苛待,只是舍不得而已。


  小时候的生活环境让我太过于小心。浪费是绝对不允许的。饭都吃不到甚至吃不到的情况下,有点水就能充饥的日子深深的烙在记忆里,从来都不曾退去。


  伤药这么奢侈的东西对我来说,简直就像是天上的星子一般。药瓶整齐的码放在柜子上,一丁点的翻动痕迹都没有。我从来没有用过那东西。


  八爷和佛爷在一起的时间越发的长,我却只能空守着齐府,看着外面熟悉的景色,小时候那种孤独感又重新卷土重来。


  我自己一人在齐府的时候,曾经望着天空在脑子里幻想着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样子。那个时候的八爷一定笑的很好看,大大的眼睛一定是弯弯的,里面装满了星星。也一定会露出两颗虎牙,可爱的不行。口渴的时候大概会撒娇的嘟起嘴讨水喝,饿了的时候一定想吃炖猪脚。


  这些我都记得清楚,只是这些以后再也不是我的了。


  我的身体也开始慢慢的出现问题,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毛病,不过我也不在乎,从小的时候就不。


  伤口在我的身上愈合的很慢,八爷的伤口早就好了,甚至疤痕都不曾留下。可是我的伤口有的却仍旧在流血。我不知道原因,也许是我没有用过药的关系,不过有什么大不了。


  记得之前有一起我把八爷的香炉卖掉,之后八爷帮我解了围,这样我才能够平安归来,那段记忆我现在回忆起来都能笑起来。


  卖掉香炉并非是贪财,虽然小的时候穷日子过怕了,可我也没动过歪念头,并非别的原因,只是单纯的觉得这样就死了也没什么不好,这样的念头充斥了我整个少年时期。知道八爷出现在我的面前,在之后我总算是有了活下去还不错的念头。


  香炉的事情解决后,我开心的搂着八爷的腰抱着他,尽管只有短短一瞬间,可这却是我这一生唯一拥有的拥抱。不论是来自于谁的,只有这一个人而已。尽管八爷并不知道我当时的心里,但我自己的满足我是知道的。


  张启山,大家都叫他佛爷。我见过那个男人几面。不管我怎么想,他的确是个十分有魅力的男人。


  当他和八爷站在一起的时候,是那么的般配,呵,般配,这个词我大概穷尽一生也没法拥有。


  我记得有人说过,般配别人说的都不算,只要你喜欢的那人觉得你们般配那么你们就是般配。这话在我们这了得到了验证。


  他们二人站在一起当真般配,我却连走进的勇气都没有,谈何般配……


  后来的日子仍旧照常过,八爷已经极少回府里,齐府本就冷清,他不在就更加清冷的厉害。我平日里就不怎么离开房间,别人也都知道,自然就不会上门打扰,这样也就更方便我隐藏我的病情。


  我偶尔会莫名奇妙的昏倒,好在时间并不长,在别人发现之间我自己就清醒过来。头也经常会疼,这倒是从小就有的毛病,我已经习以为常。


  胃口也开始变差,饭量小了很多,我之前是很能吃的,毕竟还在长身子,再加上小的时候吃不上饭,现在自然舍不得剩下一丁点的饭。可现在却大半碗大半碗的剩,就连已经吃进去的不一会也会全部吐出来。


   身体慢慢的开始消瘦下来,我本来还想在齐府里多留些日子,毕竟这是我能够见到八爷的为数不多的时间。


  可知道有一次吃饭的时候,八爷突然问我的身体,说觉得我最近瘦了很多,我连忙找了个话题差了过去。而后全部心神都放在他身上,听着他讲他和那大佛爷之间的趣事,心里尽管疼的要死,可面上仍旧半点没露。


  等一顿饭过去,回到房间,我整个人摔倒床上。随手拽过被子要在嘴里,半点声音都没出的哭了一场,这样的情景最近经常发生。


  他的大佛爷处处都不是平凡人,佛爷长得硬挺俊朗,我却平凡的紧,至多是不讨人厌恶而已。佛爷身上有一种没法形容的气质,我却因为小时候的经历身上有股诗经小家子气,佛爷的官做得那样大,能力肯定是出众的,我却只是个小伙计,佛爷一点文采非凡,我却大字不识一个,这样的人哪里是我能够比得上的。慢慢的头疼来袭,整个人在床上团成一团,任由冷汗打湿衣服被褥,慢慢的失去意识。


  第二天幸运的醒了过来,还以为会那样就死了呢。无所谓的想。我在房间里转了转,看遍了每一个角落,本想带走点什么留作纪念,可一想死后也带不走也就作罢。


  换了一身八爷给我挑的衣服,照照镜子觉得这身衣裳简直太好了,可是越是看我就越难受,因为这身衣服配着我的脸,一点都不好看了。我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偷。尽管穿着却没有那种味道。


  在八爷回来之前我偷偷的离开了齐府,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竟无路可去。哈哈,看来还是得往远了走,死了也别给他添堵。


  我最后一次见八爷是在一片森林里。八爷身边跟着佛爷还有副官,甚至还有二爷。这些人我都是见过的,我离开才没有多久,我不知道八爷是否知道我不见了,不过这些如今的我也顾不上了。


  看着八爷笑的灿烂的脸,我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在张启山发现之间离开了森林。


  我一直不停的走,走到天都黑了,至于走到了哪里,都不是我关心的。最终我实在是太累了,没有意思的力气,我随便找了一块大石头靠上去,居然暖暖的,大概是要死了吧,眼前慢慢出现了八爷的身影。尽管觉得很累,嘴角却还是固执的想要往上翘。


  我的人生从认识你开始,结束在你离开以后。

 

  希望你以后过的顺遂,齐桓。


一直很安静

          阿桑

 空荡的街景

想找个人放感情
作这种决定
是寂寞与我为邻
我们的爱情
像你路过的风景
一直在进行
脚步却从来不会为我而停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你说爱像云
要自在飘浮才美丽
我终于相信
分手的理由有时候很动听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我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
以为自己要的是曾经
却发现爱一定要有回应
MUSIC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除了泪在我的脸上任性
原来缘分是用来说明
你突然不爱我这件事情




写在最后的话,这边文章是突然间的心血来潮。源自微信群,文章里关于般配的话题群里有提到,在群里我是小满,看着八爷和佛爷的互动,突然见来了这么一句,活着就喜欢八爷,哈哈。之后大概你们也预料的到,偷笑。

我说配不上也行?两情相悦就行?那我可以喜欢八爷么,一厢情愿也行吧,这句是原话,之后的一切都可以预见的到。

看着他们在群里聊的火热,突然觉得有点难受,大概有点矫情,哈哈。所以这篇文章就诞生了。文笔并不好,人设也不突出,不过只是一时兴起的产物,可我有一字一字的认真写,也请你不喜欢就安静离开,不强求。也请别找我谈人生,不接受,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评论
热度(3)
上一篇 下一篇

© 尬聊一号机 | Powered by LOFTER